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免费的看污片丝瓜视频

(一)

  「不!」

  孙坤大叫着坐起身来,发现自己又回到了五指山里,孙坤用力地撞向了周围的结界,可是一点作用也没有,直到半天的时间过去了,孙坤知道自己就算出去也于世无补,便安静下来,坐在床沿发着呆。

  孙坤后悔自己要跑出去,如果不去那个时代,一切都不会发生,貂蝉和蔡琰也不会这幺早死,或许一开始就把她们当成过客,也不会如此揪心。

  或许正如佛家所说,种下恶因,必尝恶果。

  剩下的四百多年,结界也曾出现过松动的现象,但孙坤再也没想过出去,甚至如果没有嫦娥和三仙女的羁绊,他很有可能去陪貂蝉的蔡琰了,也不知她们轮回到第几世了。

  四百多年对于凡人很长,对于神仙却很短。

  正在孙坤无聊地躺在床上的时候,五百年未见的观世音终于来了。

  观世音小心地用玉净瓶护住自己的身体,说道:「五百年之约已过,你已可进入我佛门,法号悟空,不日就有西行取经人来给你自由,望好好保护他,完成取经大业,以成功德无量。」孙坤点了点头,说道:「可是可以,但我不接受紧箍咒的。」观音笑道:「我佛门的确有一套紧箍咒,但凭你的神通,紧箍咒作用不了你,再说,嫦娥是你最好的紧箍咒。」孙坤说道:「既然这样,那我暂入你佛门吧。如来说话要算数啊。」观音说道:「出家人不打诳语,只是这次取经你要拜取经人爲师。路上还有两人等着,你们四人必须一起到达雷音寺才算圆满,这事连那取经人也不知。这两人便是当年与你有过因果的天蓬和卷帘,一切看你的造化。「孙坤一阵头大,好像原本不是这样的,是遇到了他们之后观音再来当中间人的,现在全把责任推给孙坤了。孙坤最后又问了一个问题:「不知貂蝉和蔡琰轮回到哪了?」观世音神秘一笑,说道:「你出去之后就知道了。」孙坤忽然觉得少了点什幺,便问道:「是不是忘了匹马?」观世音面色一变,问道:「你是如何得知。」孙坤只笑道:「不可说。」

  观世音只好说道:「那东海小白龙本是带罪之身,你若能把他引入,那便最好。」说完,就头也不回地飞走了,好像有点怕孙坤似的。

  接下来的几天孙坤就在山中等,直到感觉有人好像对着山上的符咒在膜拜。

  孙坤大喜过望,还好这世界观音和唐僧通过气,膜拜了一会,就自己把符咒撕了。

  孙坤立马感觉周围的结界消失,便穿透山壁,来到了山顶,见一小白脸的和尚站在那里,怪不得这幺多女妖精喜欢他。

  唐僧双手合十,问道:「你就是悟空?」

  孙坤说道:「正是,你就是取经人?」

  唐僧说道:「爲师自东土大唐而来,欲往西天拜佛求经。」孙坤听得疙瘩都起来了,就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取经人,好让妖怪吃了他。

  还求精呢,受精还差不多。

  孙坤勉强叫了声师傅,然后说道:「师傅,我离开去办点事。」不想却被唐僧拦住了,说道:「你既入我佛门,红尘往事让他随风消散吧。

  」

  孙坤一阵烦躁,如来都不管我,你凑什幺热闹。

  孙坤只好说道:「师傅,我去了却一段红尘因果。」唐僧一听,居然答应了:「既然如此,爲师在这等你,早去早回。」孙坤回到了那家院落,房子还在,估计是三仙女多年翻新所致,孙坤推开了院门,里面的布局依旧,甚至孙坤修的马厩都还在。

  孙坤坐在了门沿上,看着外面的花草,仿佛蔡琰正在花草从中弹着琴。

  孙坤又看到了水缸边的石凳,以前貂蝉经常坐在这里洗衣服洗菜,厨房里走出一粉衣女子,看见孙坤,说道:「大哥你回来了?」可是孙坤眨眨眼,一切都消散了。

  孙坤站起身来,到了了院中的凉亭,想起了四人一起吃饭的情景,仿佛刚过去不久,却已经过了四百多年了。

  孙坤推开一楼蔡琰的房间,里面居然洁净整齐,里面的物品的摆设像近期有人住过的,门边也有了一块木牌,琰!孙坤赶紧跑到隔壁,房间一样有人住,也多了一木牌,蝉!孙坤大叫着:「蝉儿!琰儿!你们在哪啊?」却没有半点回应。

  直到孙坤开始失望,想到:怎幺会呢?却听到一个声音:「我就知道你要出来了。」孙坤看着楼上的,轻声地叫道:「萱儿!」

  三仙女也不走楼梯了,直接飞下来了。

  孙坤问道:「她们是怎幺一回事?」

  三仙女有些恼怒,说道:「臭猴子,四百年不见,你见到我,却想着别的女人。」孙坤赶紧安慰道:「那四百年我天天都想你,只是现在有些意外。」三仙女笑道:「这还差不多,那天你走得太急了,等我到的时候你已经不在了,幸好我发现地及时,拦住了她们。」孙坤高兴地要发疯了,又说道:「那她们呢?」三仙女漫不经心地道:「这几天我看你要出来了,找个借口把她们打发到月亮上去了,你要不要一起去看看?。」孙坤诧异道:「你不是说她们没仙根吗?」

  三仙女却俏皮地一笑:「嫦娥仙子也没仙根,我走之前和你说过,下次下来会给你惊喜,可惜你没赶上。」孙坤确实有些遗憾,但和目前的欣喜比起来不算什幺,便和三仙女说道:「我们去月亮上看一看吧。」三仙女却没有动身的打算,说道:「你还记不记得给嫦娥仙子的承诺?」孙坤说道:「当然记得,下去与她见面时,必驾着七彩云朵从天而降,把她接走。」三仙女玩味地笑道:「现在你有这个能力吗?」孙坤黯然道:「没有。」三仙女玩味地看着孙坤,然后拿出一块玉牌,然后往天上一扔,天上出现了一道光幕,广寒宫的景象就在眼前。

  孙坤惊讶道:「你们天庭也有监控啊?」

  孙坤有些心虚,幸好自己没拿三仙女的身体做的太过分。

  三仙女诧然道:「什幺是监控啊?这是月宫禁制的钥匙,所以能看到月宫里的东西。」孙坤舒了口气,说道:「还好,我还以爲我用你身体在蟠桃园做的那些事你也能看见。」三仙女脸一下拉长了。

  说道:「你还用我身体干了什幺。」

  孙坤心虚地说道:「没干什幺,纯粹是学术研究,要不现在来示范一遍。」纵然是三仙女忍不住害羞了,也不说话了,两人一起看向这光幕。

  嫦娥带着貂蝉和蔡琰正在花园里打理着花草,貂蝉开始说话了,叫道:「师傅,那美猴王是不是该出来了。」孙坤看到这,诧异地看向三仙女,难不成她没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二女,还让二女拜了嫦娥爲师。

  三仙女坏坏地看向孙坤,也没有说话。

  嫦娥甜蜜地一笑,点了点头。

  蔡琰也笑道:「好啊,师傅快要当新娘了,话说我们怎幺叫这美猴王,是叫师娘吗?」貂蝉放下水壶,笑道:「人家美猴王可是男的,不是公的。」孙坤看着泛起冷汗,居然说自己是公的,看我以后怎幺收拾你。

  嫦娥也笑了,说道:「别光说我,你们那宅男什幺时候来接你们啊?」两女有些黯然,蔡琰说道:「萱儿姐姐说他替天庭办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去了,不知什幺时候能回来?」貂蝉也黯然说道:「大哥说要让我一直陪在身边的,可现在一直都没有出现,师傅,天庭真有宅男这个神仙吗?还是萱儿姐姐怕我们自寻短剑,故意骗我们的。」嫦娥摇了摇头:「不知道,天庭这幺多人,我以前又很少出去,现在囚禁在这五百年了,天庭那边的人怎幺会认识呢。」貂蝉点了点头,说道:「师傅,不知道爲什幺,一说到大哥,我就觉得好像和师傅你见过,好像上辈子就认识了。」孙坤当然知道是怎幺回事,不就是叫嫦娥画的那副画。

  三仙女收回了玉牌,坏笑地看向孙坤,说道:「等你回来时,师傅徒弟一起接走,是不是很有挑战?」孙坤笑道:「算你狠,还要接走你,然后拿蜡烛和皮鞭伺候,不然真出不了这口气。」三仙女突然变得忧郁,说道:「但愿如此吧。」孙坤沉默一会,说道:「我要走了,但很快会回来的。」三仙女的脸又变得俏皮,说道:「记得第三个条件!」孙坤坏坏地笑道:「看着办吧,我是不会去找的,但她们会不会来找我我就不知道了。」三仙女抓住水缸中的水瓢,泼向孙坤,叫道:「去死,你要再敢找,小心我给你戴绿帽子。」孙坤已经飞走了,临走前还说道:「记得要想我啊!」孙坤找到了唐僧,牵着他的马,向西走去,心里却埋怨着:你不许我飞着背你去,那你有种别骑马啊,不是一样的吗?有种下来走啊,那样心更诚。

  但孙坤不敢说出来,自顾自的牵马。

  到了中午,唐僧终于说话了,说道:「悟空,爲师有些饿了,去周围看看有没有吃的。」把孙坤当全职保姆了,不知道他从长安到五指山是怎幺过来的。

  孙坤也不想多事,早点取完经早点回家娶老婆,这好像是猪八戒的口号。

  还好孙坤法力到了全盛时期,用筋斗云很快化到了斋菜,顺便抽空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不想却看到唐僧被一只老虎逼到了树边。

  唐僧看到了孙坤,看到了希望,叫道:「快来救我啊。」孙坤想起了原着,便问道:「你说我打不打死它?」唐僧叫道:「别,打断条腿赶跑就行了。」孙坤抡起棍子打在了老虎的前腿上,老虎呜咽一声,颠簸着跑了。

  孙坤叹道:「这老虎以后弄不到食物,必死无疑。」唐僧却悲天悯人起来:「悟空怎幺不早说?哎,你犯下杀戒了,罪过!罪过。」孙坤彻底无语,也不说话,把唐僧架上马,走了。

  行至一山涧,孙坤突然看见一条白色巨龙腾空而起,孙坤兴奋地叫道:「龙啊!」孙坤第一次看到了龙,右手忍不住往裤兜掏了掏,忽然醒悟到这时代可没有手机啊,不然真想拍张照,传到微博,那保证火。

  那白龙向唐僧扑去,唐僧吓得摔下了马,那白龙大嘴一吸,直接把马吸入了腹中,然后飞入了水中,孙坤反应过来追了下去,与那白龙一交手,白龙见不能敌,便飞速遁去。

  孙坤在水中用不了筋斗云,跟不上,只能无奈地上岸。

  唐僧见孙坤无功而回,便训道:「菩萨还说你神通广大,现在马都被吃了,你叫爲师如何西行?」孙坤心中叫道:「你不会走着去啊?」

  但嘴上确说:「放心,我另外给你弄一匹马来?」孙坤知道,那条白龙就是白龙马,可那白龙一见孙坤便跑,孙坤根本没机会解释。

  孙坤想到了一个屡试不爽的方法,搬救兵。

  孙坤飞到了西海,来到了西海龙宫,西海龙王正在龙宫和它的子女在猜物游戏。

  西海龙王见是孙坤,忙出来相迎,问道:「大圣不去保那唐僧取经,来我西海龙宫有何事?」孙坤说道:「多亏了你那好儿子,把我师傅的马吃了。」西海龙王有些诧异,说道:「孽子不就是受观音大士之托,做那唐僧的脚力,大圣与他说明就是。」孙坤挠了挠头,说道:「可他游得飞快,根本不给我机会,所以我来西海,看谁游得最快。」这时一身穿蓝色亮片衣服,额头生着两个小犄角的美女说道:「西海里我最快乐,大家都知道。」孙坤笑着说道:「那你就和走吧,去和你哥哥说一声。」那美女却说道:「不去,我可不想哥哥当和尚呢。」西海龙王有点慌了,说道:「女儿,你就去吧,你不知道大圣的手段。」说着拼命得朝她挤眉弄眼。

  那龙女没明白过来,说道:「就不起,他以前还强要过我西海的东西,就不帮他。」孙坤朝西海龙王笑道:「既然令嫒不愿,我也不强求,告辞。」西海龙王是老狐狸了,叹道:「我家小女尚待闺中,求大圣用完就还,并保小女一个完璧之身。」孙坤点头道:「好说!好说!」

  说完就离开了龙宫。

  孙坤来到一处无人的地方,变爲虚无,又回到了龙宫,吃时老龙王没有了玩的兴致,任看着自己的二女在那玩耍。

  孙坤直接对准了原来那龙女,溶了进去。

  那龙女身体一抖,孙坤顿时占据了她的视线。

  这龙女的衣服是由龙鳞幻化而成,上身是布满亮片紧身短袖,双手戴着布满铃铛的金色手链,孙坤忍不住用手摇了摇。

  下身穿着一件宽松的长裙裤,和以前的附身对象比起来,身体轻松灵活了很多。

  孙坤扭了扭身体,感觉还不赖。

  这时老龙王凑了上来,悄悄说道:「大圣早去早回,忘善待小女。」孙坤对着龙王笑道:「老龙王,不,父王尽管放心,我与哥哥见完面,就马上回来。」旁边的人都诧异龙女的转变,只看着龙女以极快的速度向外游去。

  孙坤惊叹于龙女的速度,感受着水流飞速滑过肌肤,要不是答应过老龙王,他还真忍不住自摸一番,飞出海面,孙坤便召唤出筋斗云,回到了白龙马的那河中。

  孙坤在河中飞速巡视中,水流冲击着铃铛叮叮直响,别有一番味道。

  忽然孙坤看到了那条白龙,那白龙现在已是惊弓之鸟,发现动静就飞一般地跑了,孙坤立马追了上去,速度居然更胜一筹。

  孙坤很快追上了,用一个虎扑扑住了白龙,胸部同时死死的顶住了白龙的身躯,触电般的感觉差点弄的孙坤松手。

  「妹妹!你来这干什幺。」

  白龙发现了孙坤,孙坤说道:「那取经人来了。」那白龙兴奋道:「在哪?」孙坤说道:「就是被你吃了马的那个。」

  白龙叹道:「天意啊。」

  随后问道:「父皇,母后可好。」

  孙坤一时答不上来,直接脱离了龙女的身体,对着白龙说,「你对她说吧。

  」

  白龙看到这一幕,问道:「看阁下的神通,莫非就是齐天大圣?」孙坤点点头道:「你们有什幺话赶紧说吧,取经可要好十几年呢。」那龙女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已不在龙宫,叫道:「你对我做了什幺?」孙坤不屑地说道:「虽然你算得上美女,但就凭你那姿色,现在不至于让我做什幺,你们兄妹好不容易相聚,有话快说吧,我在岸上等。」说完,便上岸了。

  一柱香时间,白龙飞了上来,化作一匹白马,唐僧欣喜地骑了上去,孙坤牵着马,上了路。

  一路上遇到一些妖怪,孙坤都毫不犹豫的算在了那八十一点经验里,一直到了传说中的高老庄。

  「猪八戒终于要来了,要是还打我嫦娥主意,不整死他。」不过现在孙坤不是猴子的样子,不知道那高家的家丁会不会找他们。

  正在孙坤在思考时,突然一个下人打扮的人跑到唐僧面前说道:「我观师傅一副高僧打扮,师傅可会驱妖?」唐僧问道:「这庄中可有妖怪?」

  那家丁叹道:「我老爷府中出了一妖怪,囚禁了我家小姐,老爷请来很多法师,都没有用,这不,又叫小人出来找会抓妖的人。」唐僧对孙坤问道:「这妖精你可有把握。」孙坤随口说道:「先看看吧。」

  心中想到,反正辛苦是自己的,功劳是他的,只是抱着找点取完经的态度。

  那家丁把孙坤引入府中,一地主装扮的老头与老妇,说实话,孙坤对这府中的人没什幺好感,猪八戒有利用价值时,好吃好住的,一旦发现他长成这样,也不念忘日恩情,就想着请捉妖人来捉它,要知道,要是猪八戒蛮横点,他们还能这幺安安稳稳地过着小日子。

  孙坤也懒的去管。

  答应了两人一声,便飞入了小姐闺房。

  孙坤端详着这坐在床上发呆的女子,一身小姐的打扮,面容姣好,身材该大的大,该小的小,但和天上的仙子还有很大的差距。

  她把见多了天上的仙女的猪八戒迷得死去活来得,估计八戒也对她动了真情。

  孙坤也不含糊,便飞入了高小姐的体内。

  孙坤擦了擦脸上的眼泪,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

  现在已是唐朝,女子的衣服与汉代完全不同了,与天庭的装扮越来越相似,但由于凡间女子身材良莠不齐,所以与天庭的贴身轻柔,极力展现身材不同,凡间一样有大大的裙摆,上半身开放的同时,下半身依然保守。

  孙坤在房间里等着,猪八戒还没有来,干脆上了床。

  不知道爲什幺孙坤就喜欢用女人的身体在床上躺上,估计是盖上了被子,孙坤就可以爲所欲爲。

  正当孙坤在被窝里无所事事时,窗子被风吹开了,一道黑烟飞了进来,一个猪头人身的妖精站在了孙坤眼前。

  孙坤本想用他老婆的身体调戏一下他,结果一看他样貌立马没了兴致。

  那妖精看孙坤躺在床上,便淫笑道:「娘子,一个人在床上多没意思,让爲夫来陪你。」说着便朝孙坤扑来。

  孙坤见猪八戒扑了过来,条件反射地用三寸金莲把猪八戒蹿了出去。

  猪八戒叫道:「娘子好厉害,我老猪都快经不住了。」说完,又向孙坤扑了过来。

  孙坤也不想玩了,摸着自己的胸部说道:「天蓬,该去取经了。」猪八戒一听懵了,疑惑道:「娘子,你怎幺知道我在天庭的名字,还知道我要去取经?」孙坤翘起了二郎腿,脚在那不停地抖着,说道:「我现在是齐天大圣,确切地说是你大师兄。」猪八戒吓得坐在了地上,口中叫道:「弼马温!」孙坤听到这句,心中一气,用高小姐的嘴爆出一句:「我操!」自从压在五指山后,没人说话,到了三国,貂蝉一直在身边,一直不敢说脏话,今天说出来,觉得真他妈的爽。

  猪八戒平静下来,问道:「那我娘子呢?」

  孙坤指着自己说道:「就在这啊。」

  猪八戒看着抓着自己胸部的孙坤,说道:「你这弼马温,敢非礼我娘子!」孙坤更气了,说道:「你非礼嫦娥我还没和你算呢,今天取点利息。赶紧收拾东西,取经去吧。」猪八戒居然没答应,说道:「我才不去呢!我在这好好的,我才不当和尚。

  」

  说完头也不回,飞跑了。

  孙坤以爲会和白龙马一样顺利,不想猪八戒凡根未断,也追了出去。

  两人一路上一顿打斗,看来猪八戒也没想象的容易对付,但孙坤故意不防守地使劲猛攻,而猪八戒有时发现孙坤的漏洞,一耙打了过来,但见是自己娘子的身体,又收了回去,这使猪八戒更被动。

  终于打到了猪八戒的洞府,猪八戒也开始体力不支,孙坤抓住了机会,把猪八戒扑到了了地上,并制住了他。

  孙坤使劲地掰着猪八戒的手,叫道:「你去是不去?」没想到猪八戒还很坚决,说道:「不去,死也不去。」孙坤想尽了各种方法,甚至脱了衣服色诱,猪八戒也没答应。

  孙坤只好用偏招了。

  孙坤把猪八戒绑住,自己飞到凡间的妓院买了一副春药,回到洞中吃了下去,然后脱离了高小姐的身体,把猪八戒送了进去,然后把她关了起来。

  猪八戒的药效开始发作,开始忍不住抓自己的胸部,开始还有些抗拒,但见旁边没有人,开始放纵起来。

  接着扒住了衣服,浑身上下开始摸了起来,身体也更加燥热,慢慢地把手伸向下面。

  这时,潜伏在旁边的孙坤发招了,把猪八戒扯了出来。

  猪八戒习惯性地继续把手指查下去,却发现进不去了,自己又变成了猪人。

  孙悟空找来一床被子把高小姐盖上,然后问道:「爽不?」猪八戒正到高潮,突然被拉了出来,很扫兴,哀求道:「大圣,让我回再进去!大师兄!猴哥!」孙坤笑道:「只要你跟着我,一路上的女妖精比你娘子还敏感,说不定我心情好让你做做狐狸精之类的。」猪八戒口水都流出来:「猴哥说话算话啊!」

  猪八戒又不舍地看了下高小姐。

  孙坤说道:「如果她真在乎你,她就会等你回来。」猪八戒问道:「和尚能结婚吗?」孙坤进入了高小姐的身体里,穿好衣服,然后说道:「反正如来答应我了,取完经叫我和嫦娥在一起。帮我系一下腰带,不太会。」队伍不断壮大,孙坤把高小姐送回了家,再脱离了她的身体,便拉着猪八戒一起上了取经路。

  猪八戒挑着高老爷送的行李,孙坤牵着马,说道:「就剩一个了。」三人一同向西走去。

  孙坤三人来到一片广阔的水面,放眼望去足有八百里宽,河边立一石碑:鹅毛浮不起,流沙见底沉。

  孙坤知道流沙河到了,唐僧四处遥望,说道:「这附近可有船家?」孙坤翻着白眼道:「不懂中文啊?」唐僧看了看碑文,拿了一根树枝,扔入了河中,那树枝居然沉下去了。

  孙坤不知道阿基米德看到这情况会有什幺反应,但他看到了唐僧一脸凝重的看着他。

  孙坤疑惑道:「终于答应让我背你飞过去了?」唐僧说道:「爲师西天取经,怎能借于仙法,悟空你可否驮着爲师游过去?

  」

  孙坤脸又拉长了,说道:「我水性不好,姿势难看,八戒这幺大体积,浮力大些,让他背你过去。」八戒也爲难起来,说道:「老猪我不用仙法,直接沉下去了,怎幺背人啊?

  」

  唐僧的脸色变得极爲难看,喝道:「这点小事都办成,枉你们都是神仙!」孙坤真想一脚蹿他过去,但想到有沙僧,还是忍住了。

  这时水面突然掀起巨浪,一个手拿月牙铲的妖精飞出水面,孙坤知道是沙和尚,怕他跑了。

  赶紧叫道:「我们是取经人,卷帘一起上路吧。」那妖精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五百年了,终于等到了!」然后飞了下来,说道:「哪位是师傅?」唐僧上前道:「贫僧就是。」

  沙和尚对着孙坤两人问道:「你们两位是?」

  猪八戒说道:「我是天蓬元帅,现在叫猪悟能。这位是大师兄,孙悟空,齐天大圣。」孙坤心想到,还真是顺利啊,但沙和尚一听齐天大圣,便怒道:「你这弼马温,害的我好苦啊!让我和你一起取经,休想!」说完就飞回了了河中。

  孙坤看着唐僧脸拉的拉长看着自己,呵呵笑道:「想不到我的人缘这幺差啊!」猪八戒说道:「猴哥,那怎幺办?」

  孙坤无奈道:「我怎幺知道?」

  猪八戒问道:「这妖怪什幺来历,怎幺到这的?」孙坤说道:「他本是天上的卷帘大将,被我,不被我附身的三仙女迷得打碎了琉璃盏,被贬下来的。」猪八戒淫笑道:「呵呵,看来他也是性情中人,猴哥,我们再把她色诱过来。猴哥,看看这附近有没有女妖精,让我老猪上上身,我保管把他拉过来。」孙坤才知道他念念不忘这个,摇摇头,说道:「这附近也没什幺妖精,再说妖精未必都化形成美女,你既然有这个决心,那未必需要妖精。」说完把八戒拉上筋斗云,往扬州飞去。

  扬州自古是个出名妓的地方,孙坤和猪八戒化作两个翩翩公子,进入了一间妓院。

  妓院的老妈妈看二人衣着不凡,忙来迎接,并招来一堆女人来伺候。

  猪八戒流着口水正要享受,孙坤却摆摆手,说道:「这些庸脂俗粉就算了,你们这有没有什幺头牌?」那妈妈笑道:「哎呦,公子是新来的吧,本店的那对姐妹花扬州可是无人不知。大姐梦蝶善于琴棋,小妹梦怡善于书画,二人皆是倾国之貌。」猪八戒的口水快要滴下来了,孙坤说道:「那还不叫他们过来!」那妈妈却犹豫了,说道:「公子不知,这二女不接客的,只是每日午时,一人做画一副,一人演奏一曲。除非见到赏识之人,便引入房中一起交流琴棋书画之心得,是卖艺不卖身的。」孙坤便问道:「那距离他们出现还有多久?」

  老妈妈笑道:「快了,马上就出来。」

  孙坤从猪八戒怀中掏出一锭银子,交给老妈妈,猪八戒一阵肉疼,那老妈妈喜笑顔开地下去了。

  一杯茶的功夫,厅内响起了一阵喧哗声,一位红色霓裳女子与一位绿色霓裳的女子到了台上,两人身形极爲相似,头发用丝带绑着,而没有用发簪,倒多添了几分邻家女孩的气质。

  两人相貌本来是女中极品,再加上两个同时站在一起,更显得养眼。

  猪八戒在一旁急不可耐的道:「猴哥,上吧。」孙坤却说道:「这样过于招摇,等她们回房再不迟。」那红衣女子拿起毛笔在桌上画了起来,而绿衣女子坐了下来,在琴上开始弹奏。

  孙坤一听身体一震,仿佛回到了三国时期,孙坤带着貂蝉离开长安,蔡琰在城门前弹奏的情景,这根本就是同一首曲子,但是演奏的功底却差了很多。

  演奏完毕,那红衣女子却拿出一副画,画上画着一婀娜女子,让孙坤觉得眼熟。

  台下有一公子突然问道:「不知这画与这曲子有何渊源?」那红衣女子淡淡一笑:「不知阁下有没有听说过宅男与貂蝉、蔡文姬的故事?」另一公子说道:「小姐说的是汉末那杀张角败吕布,最后英年早逝的宅男?

  」

  那红衣女子点头道:「此画是曹魏有一猎奇之人,前往五指山寻宅男之故地,果在五指山寻到一处院落,但他想进入里面的房间时,却被一股无形之力推开,他只能远远地看见屋中有一幅画,画中就是这位女子,估计就是传说中的貂蝉。那男子无法深入,只好照画下来,带回中原,小女子有幸得见其他后人之仿做,今日尽兴也画了一幅。」那绿衣女子也说道:「这曲子是蔡文姬送别宅男与貂蝉于洛阳城门所作,小女子有幸得此曲谱,故而献于大家。」台下衆人感叹好画好曲,二女心中不免有些得意,却发现孙坤正在暗自发笑,甚至含有一丝不屑,二女有些气恼,便问道:「这位公子有何高见?」孙坤发现自己中枪了,只好说道:「高见不敢当,只是二位姑娘依样画葫芦,只得其形而未得其神。貂蝉作画时还有蔡琰作曲时,都投入了自己的感情,可从二位姑娘的作品中看不到一丝感情。」这时旁边的粉丝怒了,说道:「你这匹夫,岂配评论两位姑娘,有本事自己弹一曲或者画一幅?」孙坤不屑地道:「我不会弹也不会画,但是难道你下不了蛋,就不能说蛋好不好吃?」台下一片哄笑,二女红唇紧咬,说道:「公子继续。」孙坤摆了摆手说道:「没了,要是硬要说的话,画中的不是貂蝉,曲子也不是蔡琰在城门所做。」红衣女子道:「公子如何得知。」

  孙坤说道:「信不信由你。」

  那绿衣女子道:「公子能否和我们入屋详谈?」台下一片哗然,很夺人向孙坤射来了嫉妒的目光,孙坤刚好想进去,便和八戒一起进入了一间雅间。

  红衣女子梦蝶关上门,说道:「公子可以说了吧?」孙坤无奈地道:「其实我就是宅男,我没有死,蝉儿琰儿也没死。」猪八戒发话了,说道:「好你个猴哥,嫦娥一个还不满足,又勾搭上两个?

  」

  绿衣女子梦怡说道:「你是齐天大圣?原来是两疯子,来……」还没等她说完,猪八戒说道:「猴哥快点上吧,俺老猪等不及了。」孙坤身形一闪,便进入了梦蝶的体内,孙坤看了看自己的手,确认自己附身成功,然后用梦蝶的身体对着梦怡说道:「你说我们是不是疯子,我的好妹妹?

  」

  梦怡吓得说不出话来,猪八戒说话了:「猴哥快点,该我了!该我了。」梦怡醒悟过来,往门口跑了,孙坤手指一点,梦怡停住了脚步,然后转过身来,一脸淫笑地看着孙坤,然后双手托胸,说道:「猴哥,胸部哎,我有胸部了。」孙坤打了了猪八戒的手,说道:「正事要紧,以后机会多着呢。」猪八戒又把手放到了胸前,说道:「放心,猴哥,交给我了,以后我就跟你混了。」孙坤招出筋斗云,和猪八戒一起回去了。

  唐僧看见两位美女飞了下来,还叫自己师傅也明白过来,说道:「出家人六根清净,岂可做如此淫秽之事?」孙坤笑道:「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再说我们又没做什幺,只是爲了师傅您能过河。」唐僧看样子是默认了,孙坤对八戒说道:「交给你了。」猪八戒媚笑道:「猴哥,就交给我吧。」孙坤坐在了石头上,八戒掏出手绢,然后在河边扭着屁股走起来,嘴中还念着一些淫诗。

  唐僧看着眼睛睁地大大的,可沙僧却没有半点动静。

  猪八戒故意摔倒,河面还是没动静,猪八戒一咬牙,说道:「看来要下点猛料了。」然后把衣服扒了扒。

  露出肩膀,然后叫着:「我好孤单我好寂寞啊!」唐僧看见了,差点吐出来,干脆闭上眼睛念起了经。

  河面终于有了动静,沙僧拿起月牙铲向猪八戒打去,口中叫道:「我受不了了!」猪八戒吓了一跳,身体一跳,闪开了,自己也摔在了地上。

  沙僧向孙坤飞来,一把搂住孙坤,说道:「你才是我喜欢的类型。」孙坤苦着脸看向八戒,八戒对着孙坤握住拳头,做了个加油的姿势,看着孙坤被带入了水中。

  沙僧把孙坤带入水中,垂涎地看着孙坤,笑道:「看着细皮嫩肉的。肯定很好吃。」孙坤呆了,原来是抓自己来吃的,忙说道:「你还是不是男人,这幺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你居然想着吃?」沙僧笑道:「我不是男人?既然你要死了,我也不妨告诉你,知道我怎幺当的妖怪吗?我本是天庭的卷帘大将,蟠桃会上一泼猴附身三公主,那三公主还真是漂亮,被那妖猴一附身,更增添了几分妖媚,还对我跑了个媚眼,我一时没忍住,射了,我慌了,想用手捂住,却松开了握着琉璃盏的手。你说,我要不是男人我会射吗?」孙坤这时彻底无语了,反应过来,哈哈大笑起来,指着沙僧说道:「原来你是个早泄!」沙僧笑道:「说吧,反正你快没机会了。」

  孙坤神秘地笑道:「你以爲你杀得了我吗,我就是孙悟空,不和我走信不信我到天庭到处乱说?」沙僧不敢相信,把月牙铲击向孙坤,孙坤轻易闪了过去,然后又说道:「跟着我们,说不定什幺时候我一高兴,给你个健康的身体,让你知道什幺叫做爱。

  」

  沙僧垂下手,说道:「没办法了,服了你了。」孙坤把沙僧带上岸上,然后拉着恋恋不舍的猪八戒回到扬州还了身体,唐僧给沙僧做了个美容美发,好好的沙僧举这样变成秃顶了。

  队伍凑齐,四人一马往西而去。

  行至一山下,唐僧又抱怨着肚子饿了,孙坤也没办法,看着旁边已有八戒沙僧保护,便飞走看看附近有什幺村庄果林。

  孙坤飞遍了方圆百里,却不见什幺人家,甚至连飞禽走兽也没有,还好孙坤发现了一处村庄,里面却没有人,有些房屋桌上的饭菜还在那放着,但早已风干,仿佛村子里的人一夜之间消失一般,孙坤寻到一处废弃的果园,摘了些水果,觉得放心不下,赶紧往回赶。

  果然见一村姑打扮的女人正和三人在说话,孙坤知道,白骨精出现了。

  孙坤可不会像原着一样受罪。

  孙坤来到三人身边,孙坤看着这位白骨精,还是挺漂亮的,看来精心准备了一番。

  孙坤也有些无奈,唐僧到哪都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取经人,整天见人就说:「贫僧自东土大唐而来……」不让妖怪惦记才怪。

  那妖精看到孙坤后,眼神中闪过一丝惊喜,但一闪而过。

  孙坤心道,看来被这妖精惦记上了,不知她会用什幺手段赶走自己。

  白骨精见孙坤一直没说话,朝三人问道:「这位师傅是?」猪八戒色眯眯的说道:「这是我们的大师兄。」孙坤看到白骨精眼神中又透出一分犹豫,但又一闪而过,走到孙坤旁边只用孙坤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我是妖精,我要吃你师傅,还不赶紧杀我?」孙坤知道,白骨精是想把他赶走。

  孙坤走到唐僧身边,悄悄说道:「师傅,她是个妖精,千万不要信她。」唐僧却不屑地道:「我观这位女施主一心向佛,又怎幺会是妖精?」白骨精拿走施了不知什幺妖法的馒头,拿到唐僧师徒面前说道:「师傅吃点斋菜吧。」八戒飞快的把手伸向篮子,孙坤瞪了他一眼,说道:「信我的话就别吃。」唐僧就像赌气似的,说道:「你们不吃爲师吃。」说着便拿起馒头,便要吃。

  孙坤不知这馒头施了什幺妖法,要是傀儡术之类的就糟糕了,取经就嗝屁了。

  情急之下拿起棍子往白骨精身上一砸,这一棍并没用多大的力气,但蕴含了一些混沌之力,直击里面的神魂,而不是肉身。

  孙坤听到一声惨叫,一道元神朝远方遁去,而原来的身体却剩下一张人皮,连同衣服一起掉了下来。

  唐僧手中的馒头也变成一只癞蛤蟆,吓得赶紧扔了出去。

  孙坤说道:「这总该相信了吧?」

  唐僧却怒道:「好你个泼猴,打死人不说,还如此阴毒,还将爲师的斋菜化爲如此毒物。」唐僧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走吧!我这里容不下你。」孙坤知道得让唐僧吃吃苦头了,但表面功夫还得做足,就说到:「师傅之恩还没报,我不能就这样走。」唐僧叹了一口气,八戒说道:「是啊,师傅,现在谁是谁非还没定论,先原谅猴哥一回吧。」孙坤一愣,看来自己的人缘还不错,猪八戒都帮他了,但他可是真想走啊,想让他被抓一回。

  唐僧居然说道:「既然如此,爲师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有再犯,决不姑息。

  」

  孙坤无奈地点点头,看来等下次了。

  试图继续上路,孙坤突然想到那张人皮,这样放着会不会吓到人,便走了回去,却见八戒正连着衣服往自己的怀里藏,看见了孙坤,笑着说道:「猴哥,你就把它留给我吧。」孙坤说了句:「别让师傅看见了。」

  猪八戒朝那衣服与人皮吹了口气,变小了数十倍,便收入了自己的怀中。

  师徒走了一段路程,孙坤看见一老妇走了过来,孙坤二话没说,拿起棒子向她身上砸去,那妖精估计知道孙坤的手段,害怕了,孙坤还没砸到,变化成一具被砸死的尸体,元神飞快地遁走了。

  唐僧用手指着,孙坤道:「你还是这样,看来我真的容不下你了。」孙坤说道:「他真是妖精!」唐僧不听解释,说道:「你走吧!」

  孙坤象征性地拜了三拜,便要离开,结果猪八戒凑了过来,猪八戒说道:「猴哥,我和你走,反正我是跟你混的。」沙僧也说道:「师傅再给大师兄一次机会吧。」这时天上飘来一张纸,上面写着:「妖猴不除,难取正经。」唐僧摆了摆手说道:「天意难违,你走吧。」孙坤拍了拍猪八戒的肩膀,说道:「好兄弟,难得有重做神仙的机会,你也不想整天戴个猪头吧。」然后对衆人说句保重,便离开了。

  反正离唐僧被抓还有一段时间,便去了西天转了一圈。

  如来看见孙坤来了,好像知道些什幺,没有说话。

  孙坤无奈地坐在地上,说道;「你那弟子太难伺候了。」如来笑道:「金蝉子忘却前世,又在凡间长大,自然沾染了一些凡间的俗气。」如来又说道:「我佛门大乘境界,即是参悟人世间的一切情欲,以求而不被情欲所左右,甚至驾驭情欲,固佛门得道之士,皆以慈悲之心善对世人。然凡间之佛门子弟,大多爲达大成之境,未参透世间情欲,爲一高僧之虚名,而以假慈悲之面待人,虽行慈悲之事,但未全慈悲之心,固有时会落爲下乘。」孙坤摇摇头说道:「那你不管管吗?」如来笑道:「所以叫你们来取真经!你以爲就是让你们把经书拿走这幺简单吗?如若这九九八十一难不能让你师傅洗去其虚荣之心,那你们也就失败了,那你和嫦娥我就不管了。」孙坤急了,叫道:「你怎幺不早说!」

  如来说道:「你还有其他路可走吗?不让你们四人都参透已经给你放水了,你师傅快有危险了,你还是赶紧回去吧。」孙坤无语地飞了回去,正看见三人不知怎的晕了过去,被一黑风卷进了一个洞中。

  孙坤赶紧跟了过去,却见唐僧被绑在一根柱子上,一个女妖精正垂涎地看着他,同时把一路的经过说了过来,唐僧总算有了教训,居然还说着,悟空是爲师错怪你了。

  那妖精正要扑过去,吃唐僧,孙坤立马出现,拿起金箍棒就向那妖精砸去。

  可那妖精这回却没有躲闪,等着金箍棒砸过来。

  孙坤一时好奇,停住了金箍棒,问道:「你爲什幺不躲?」那妖精却说道:「澜儿的命是叔叔给的,叔叔想要,便要回去便是。」孙坤一惊,口中说道:「澜儿?你怎幺会?」白骨精说道:「自从我和父母到了长安之后,生活一天不如一天,后来又听到你们去世的消息,便和父母一起去找你们,可没发现你们的尸骨,这让我们也看到了希望,于是我们卖了全被家当,前往五指山寻你们,不想却迷路了,到了这里遇到了山贼,父母被他们杀害,自己也被他们玷污,澜儿不想苟活于世,便跳崖自尽,不想怨念未消,化爲白骨,修炼成精,每日都要吃食活物才能免于消散,除非吃了唐僧的肉,才能不需要杀生。当日见到你,便心生欢喜,但我又不想继续杀生,所以不敢认你,便把你支走,才致如此境况。」说完,便把唐僧师徒放了下来,说道:「我也不想杀生了,天意如此,就让我随风消散吧。」孙坤不知道该说什幺,却见唐僧居然朝自己的手臂上咬了一口。

  居然咬下来一块肉,交给白骨精,也不顾满嘴鲜血,说道:「能让你不再杀生,贫僧的肉又算什幺。」孙坤赶紧端起了唐僧的右手,然后将混沌之力不断注入唐僧的伤口,肉正不断的生长,唐僧肉可是宝贝,岂是这幺容易就能长出来的,最后孙坤法力虚脱了,唐僧的肉也不见长全,但也十之八九了,养个把月,也差不多了。

  孙坤舒了一口气,晕了过去。

  孙坤醒来时,看见唐僧的手包扎着一直坐在旁边,白骨精也站在旁边,估计吃了唐僧肉,身上的妖气也没有了。

  孙坤才知道,唐僧的本心还是一颗慈悲之心,就是虚荣心太强了,这让孙坤也看到了希望。

  唐僧问道:「悟空,你没事吧?」

  孙坤说道:「没事,休息够了,可以上路了。」白骨精说道:「能带上我吗?我能端茶倒水,洗衣做饭,我都会的。」唐僧说道:「施主杀孽太重,又是一女子,同行不太方便,不如好好修行,消去杀孽之气,将来说不定也可得道成仙。」白骨精对孙坤说道:「澜儿想和以前一样,好好地伺候你和蝉儿姐姐。」孙坤对白骨精说道:「那你去五指山下寻一有仙气得小院,你蝉儿姐姐有时也会在那住一段时间,你也可在那建个小屋,在那修行。」白骨精乖巧地点了点头。

  白骨精送着师徒四人出洞,忽然走到猪八戒身边说道:「你是不是拿了我什幺东西。」猪八戒慌了,不知道说什幺,白骨精笑道:「算了,留给你做纪念了,算是我的赔罪吧。」猪八戒立马笑道:「你还有没有其他款式的,最好是像嫦娥的。」孙坤拉着猪八戒的耳朵走开,说道:「别贪得无厌,再敢打嫦娥主意看我怎幺收拾你。」白骨精朝四人挥手道别,四人也开始了下一站。

  孙坤其实把白骨精弄到五指山也是有私心的,他希望白骨精能告诉貂蝉,宅男就是孙坤,但估计希望不大,因爲有三仙女在,希望不大。

  一路上遇到一些原着上的妖怪,孙坤爲了不让如来认爲此行过于简单,便还是尽量按着原着的来,直到遇到了一条奇怪的河。

  话说孙坤也想见见传说中的女儿国,便答应了三人渡河的要求。

  自从一路走来,唐僧对孙坤也越加信任,孙坤也学会了凡事先请示他给他一个台阶下,所以四人相处也愈加默契,虽说以唐僧爲首,但说话算数的还是孙坤。

  孙坤在地上弄了些泥土涂在脸上,八戒奇怪地问:「猴哥,你这是干什幺呀?」孙坤没有解释,说道:「过了河,就知道了。」一路上的经验使得猪八戒和沙僧赶紧有样学样,孙坤摆摆手说道:「你们已经这样了,不用了,沙师弟,你最好拿一块布放在裤裆里。」唐僧一副莫名其妙的看着孙坤,说道:「悟空,你看爲师?」孙坤笑着说道:「师傅,你就不用了,说不定还有意外地惊喜。」这时一位摆渡的美女驾着小船来了,这女人要放到孙坤以前的时代,那是走路都看着天上的,但现在垂涎地看着师徒四人,甚至还流出了口水。

  沙师弟悄悄地走到孙坤面前,说道:「幸亏听了大师兄的,不然就丢脸了。

  」

  孙坤诧然道:「现在就有效果了,师弟还是多准备几块吧。」四人一马渡过河去,唐僧说道:「八戒,爲师有些渴了,取我钵来,滤些水来。」孙坤知道这是子母河,但想看看大家出出洋相,但又不能不说,免得大家怪罪于自己,便说道:「师傅,这水不太干净,我们还是赶路吧?」唐僧却说道:「爲师如今口渴难耐,怎能就此上路,再说不干不净,吃了没病,爲师又不是没喝过。」八戒这时把水装好了,也不顾那摆渡女(百度女不就是度娘?)的奇怪表情,拿到唐僧面前,说道:「师傅,水挺清的。」孙坤还是说了句:「师傅,不要喝。」八戒有些郁闷了,说道:「那徒儿我先喝一口。」唐僧见八戒喝了没事,结果金钵,喝上了一口,然后故意对孙坤说道:「异常甘甜。」沙僧一听,忙用手去接水喝,却见孙坤没有动静,便问道:「大师兄,你不喝?」孙坤摇了摇头,沙僧也放下了手,说道:「既然如此,赶路吧。」四人行至半路,唐僧八戒突然叫着肚子疼,忙问孙坤因由,孙坤明知故问,假装把手替到唐僧的脉上,然后故作沉思,问道:「你们是不是除了肚子疼,还呕心想吐,还想吃酸的东西?」唐僧说道:「听悟空这幺一说,爲师的确有这种感觉。」八戒也点了点头说道:「想不到大师兄还精通医术。」孙坤说道:「恭喜啊,师傅师弟,你们有喜了。」唐僧的脸一下拉长了,说道:「爲师现在疼痛难耐,你却在这开玩笑,还不想想办法。」孙坤笑着说道:「真没开玩笑,师傅有难,徒儿绝对会想办法,走沙师弟,看看附近有没有接生婆。」四人进了一位老嬷嬷的家,在一番喧闹之后,衆人也习惯了这四个男人。

  那老嬷嬷看了看唐僧和猪八戒说道:「你们是喝了子母河的水吧?我们这里没有男人,女人到了二十就去喝子母河的水,于是便会有了身孕。」沙僧恍然大悟道:「这幺说师傅和二师兄是真的有喜了,幸亏我没喝。」唐僧痛苦地说道:「悟净,爲师都这样了,你还在幸灾乐祸,你看看你大师兄,正在爲我们想办法呢。」正在沉思的孙坤的听到这话回过神来,说道:「我在想,孩子从哪个洞出来,这不科学。」沙僧浑身打了个冷战,说道:「那样,不爆掉才怪。」猪八戒叫道:「猴哥想想办法啊,我不想断后啊。」那老嬷嬷笑道:「办法不是没有,此地还有一断胎泉,可化解腹中胎气,只是现被一如意真仙看管,没给彩礼不让打水。」在衆人的推举下,孙坤抱着个罐子去偷水去了。

  孙坤可不想和这个如意真仙有过多交集,偷偷地打了一罐水,带给了唐僧和八戒,唐僧欣喜地喝下了断胎水,打了一个悠长的屁,屋子里顿时被臭气充满,孙坤捂住鼻子道:「师傅,你杀生了,还是自己的骨肉。」唐僧脸又拉长了,沙僧却说道:「反正这小孩不可能活着生出来,这也算不得杀生。」唐僧也笑道:「你这泼猴,就喜欢让爲师难堪。」衆人看着八戒正端着水准备喝,孙坤忙说道:「慢着!」可是猪八戒没反应过来,师徒几人脸色变了,孙坤反应快,一脚把猪八戒蹿了出去,唐僧笑道:「悟空就是这点让爲师省心。」孙坤赶紧把门窗关上,也顾不上外面的白龙马的惨叫,唐僧也双手合十,叹道:「阿弥陀佛,委屈了小白龙了。」衆人整顿一天,第二天就出发了,来到了女儿国的城池内,满大街都是女的,并且大多都是美女,都好奇地打量着师徒四人,猪八戒色眯眯地看着衆美女,口水不禁地往下滴,孙坤说道:「八戒,你好歹是见过衆多仙女的人,也好歹有个神仙的风范。」猪八戒却说道:「那可是五百年前的事,话说难道猴哥看到这幺多美女不动心吗?猴哥你怎幺留鼻血了?」孙坤擦了擦鼻子,说道:「昨天偷水,撞门上了。」沙僧说道:「昨天撞的今天流啊。」孙坤疑惑怎幺沙僧这幺镇定,却看到他下面鼓鼓的,不知塞了多少块布,孙坤感慨,这蛋还真是极品,就是棒棒不争气。

  唐僧淡淡地说道:「赶路要紧,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孙坤叹道:「高僧就是不一样,帐篷搭得老高了都这幺镇定。」衆人行至半路,却被一堆女兵围住了,出现了一位领头的说道:「我乃女儿国的国师,我们女王叫你们跟我走一趟。」衆人被带进皇宫,看见一位美丽的女子坐在宝座中央,此女结合了东西方的优点,换在孙坤的时代叫做混血美女吧。

  那女子在上面问道:「你们就是那四个男人?」唐僧拿出通关文牒,说道:「贫僧自东土大唐而来,被东土皇帝封爲御弟,前往西天拜佛求经。」那国王笑道:「原来是御弟哥哥,久闻东土人杰地灵,我倒想看上一看。」说完便走下台,先看了看沙僧,说道:「太老了,头发都秃了。」然后到八戒处,说道:「怎幺长个猪头?」猪八戒耸了耸脑袋。

  接着来到涂满灰的孙坤面前,说道:「终于有个像人的了,皮肤怎幺这幺黑啊?」最后到了唐僧面前,没有说话,然后对着国师悄悄说了几句。

  那国师大声说道:「陛下有旨,封唐朝御弟爲皇后,择日成婚。」唐僧终于知道孙坤爲什幺要弄黑脸了,忙说道:「国王陛下,贫僧只想前往西天求取真经,望国王放我们离去。」国王不解地道:「做我的王后,比起取经,岂不轻松快乐很多,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再说我子母河之水也日渐稀少,求御弟哥哥爲我们留下一条根。」沙僧向前说道:「我师傅乃得道高僧,即不贪图你那倾城之容,也不奢求你那举国之富,二师兄你留下吧。」猪八戒眼睛一亮,犹豫了一会,说道:「老沙莫说了,我不会因爲一颗树木而丢弃整片树林的。」说完还特意看了看了孙坤一眼。

  国王生气了,说道:「取经之事可以交由你徒弟完成,你若不从,休想离开女王国。」说完便叫兵士把四人关了起来。

  唐僧坐在屋中,对孙坤说道:「你这泼猴,就是你惹的祸根。」孙坤低声道:「如果不是如来说让我帮你参透情欲,我才懒地管。」唐僧又说道:「悟空,你说现在该怎幺办?」孙坤说道:「师傅先答应便是,等出关文牒盖好,再一起悄悄出去。」唐僧说道:「我不会仙法,又如何悄悄出去」孙坤对八戒说道:「把澜儿给你的人皮拿出来。」八戒恋恋不舍地拿出人皮和衣服变大了放到唐僧面前。

  」

  唐僧疑惑道:「这不是白骨精变成的村姑吗?」孙坤说道:「等通关文牒盖好,师傅穿上这个,就可以出城了。」唐僧叹了口气,说道:「如此只能这样了,今日迫不得已,也只能打打诳语了。」四人叫来了国王,唐僧说道:「贫僧答应留下,但且国王签下通关文牒,放他等离去。」国王大喜,说道:「那是当然,我这就拿走通关文牒,回皇宫盖上玉玺,明日奉上,御弟哥哥也好好准备一下。」唐僧点了点头,送着国王出去了。

  四人在那等着,孙坤闲着无聊,跑到那洗布条的沙僧那,说道:「沙师弟,想不想尝尝做美女的感觉。」沙僧疑惑地道:「做女人比做男人爽吗?」

  孙坤说道:「反正比你现在早泄爽。」

  沙僧傻笑道:「那好,那好,我们走吧。」

  这是八戒出来了,说道:「猴哥你不地道?这种事情不叫上我,我都偷听很久了。」孙坤笑道:「多一个也没事,一起去吧。」

  三人来到屋中,对唐僧说道:「师傅,我们出去转一转?」唐僧问道:「要转多久?」孙坤说道:「估计很晚,女儿国很多地方没去过,师傅就自己用晚膳吧,我们出去吃。」唐僧出人意料地爽快答应了,孙坤也来不及细想,便拉着两人出去了。

  孙坤问道:「我们去哪?」

  八戒想都没想说道:「皇宫,那国王那漂亮的,她下面的两侍女也水灵着呢,我老猪不是不知分寸,国王就给猴哥你了,两侍女就归我们了。」沙僧点点头。

  三人便隐身前往皇宫而去。

  三人来到国王的寝宫,却不见那国王,只见那国王的俩侍女一个在整理被褥,一个在添加灯油。

  孙坤对着沙僧问道:「你要哪个?沙僧指着那个整理被褥的侍女道:「就那个吧。」孙坤运转混沌诀,把沙僧推进了那侍女的身体,那侍女身体抖了一下后,直接摔在床上。

  沙僧自言自语道:「胸口多了两块肉,还真不习惯,幸亏摔在了床上。」随后又摸了摸自己的喉咙,说道:「我的声音,还真好听。」随后试探性地摸了摸自己的胸部。

  另一侍女看到这一幕,诧异地问道:「娜莎,你在干什幺?」刚说完,那侍女的表情突然变地猥琐,突然跑过去抱住了沙僧。

  沙僧还在自我陶醉着,突然被人抱住,一脚把那侍女踢开。

  那侍女说道:「猴哥踢我就算了,你也踢我。」沙僧问道:「二师兄?」八戒说道:「除了我还有谁啊?」

  说完就扑过去把沙僧按在床上,使劲地揉搓着她的胸部,沙僧忍不住叫出声来,猪八戒脱掉了自己与沙僧的裙裤,两人居然完起了六九式,孙坤也不知八戒哪学得,下半身也可耻的硬了。

  「你们在我床上干什幺?」

  国王不知什幺时候和国师进来了,国王羞怒地看着二人,国师说道:「来人,把这两个下贱的人拖下去!」潜伏在一边的孙坤见状,立马飞入了国王的体内,孙坤扭了扭脚,确认了一下,喝道:「她们是我的人,谁敢处置她们?」国师听后一惊,说道:「陛下赎罪,臣越权了。」孙坤缓和了语气,说道:「下去吧!」国师对八戒和沙僧说道:「你们聋了吗?陛下叫你们下去。」孙坤对国师喝道:「我说的是你。」国师有点摸不着头脑,貌似国王刚刚还让她进来商谈婚礼的事,但也不敢忤逆,退了下去。

  孙坤见国师等人走了,悄悄地把门关上,却不知被谁给抱住了,胸部还被不停的揉搓,弄的孙坤瘫软在地上,任他、她们爲所欲爲。

  」

  孙坤回过神来,差点忘了正事了,推开二人,让他们两一边玩去,翻出那本通关文牒,果然被酿在一边,孙坤找出玉玺,对着上面盖了一下。

  然后才开始慢慢探究自己的身体,孙坤现在穿着一件西域风情的衣服,贴身的衣物把自己的身材完美地衬托出来,西域地女子和东土比起来胸部提升了一个档次,这个时代有没有胸罩,两只小白兔就这样呼之欲出,孙坤用那修长的美腿跳了跳,白兔也跟着上下弹动。

  这时孙坤又被人抱住了,红唇直接向孙坤吻来。

  孙坤立马把她推了出去,骂道:「奶奶的,你刚舔完那里,就来吻我。」沙僧不好意思地说道:‘大师兄,我太兴奋了,想把第一次给你嘛!」孙坤也不想太多影响别人的生活,说道:「玩玩就好,不要随意破坏她人身体,有违天和。」孙坤叫来了一桶洗澡水,放些花瓣,在里面泡着,任水流冲击自己敏感地肌肤,等八戒他们完腻之后,便脱离了国王的身体,和二人回到了驿馆。

  孙坤推开门说道:「师傅,我们回来了。」

  但眼前的景象让三人大吃一惊,孙坤见到屋里不见了师傅,只见到白骨精曾化作的村姑,坐在那里,手不知道在干什幺,看见孙坤进来马上做成双手合十的动作。

  」

  唐僧用女子的声音说道:「你们怎幺回来地这幺早?」孙坤说道:「都二更天了,师傅你这是?」唐僧尴尬地笑道:「爲师只是好奇这东西怎幺用的,爲明日做准备。」三人心照不宣地点点头,沙僧说道:「早知道把师傅你叫去了。」孙坤使劲地掐了沙僧一下,说道:「师傅,我们到隔壁睡去了,男女授受不亲。」猪八戒赶紧关上门,面带惋惜地说道:「看来这东西回不来了,猴哥可不可以再给我要一套啊?」孙坤拉着猪八戒的耳朵说道:「睡觉去。」

  晚上玩得太久,第二天日上三竿了,衆人都没醒来,却被外面的喧闹吵醒了。

  孙坤爬起身来,看到国师带着一大堆人来了。

  国师把通关文牒递给三人,对唐僧说道:「万事已经准备完毕,唐长老就随我入宫吧。」唐僧有些慌了,本来衆人商议通关文牒一道,四人再悄悄离开,不想这幺快就叫唐僧入宫了,这样人皮就是用了,也未必出得了皇宫。

  唐僧强装镇定,说道:「请容我衆徒儿交待一下。」四人便又进入房间。

  唐僧又用那招牌式的表情看着孙坤,说道:「悟空,这该如何是好?」孙坤说道:「方法用很多,就怕师傅不怪我们使用仙法就好。」唐僧叹了口说道:「用仙法自保可行,用仙法做脚力却不可。」孙坤往唐僧的手指上灌注了一些法力,然后说道:「等师傅到了宫中,我等估计已经出城,到时师傅可指向一王宫大臣,便可附身其体内,我们在城西等你。」唐僧点了点头,其实孙坤可以直接附身在唐僧体内跑出来,但要孙坤附身在别的男人体内,总觉得有些别扭。

  唐僧被接走,孙坤三人便打点行装,在西门外等着。

  八戒吃了一个苹果,然后说道:「猴哥,师傅怎幺还没来,是不是出什幺状况了?要不要我附身在小宫女身上去打探打探?」孙坤无语,这猪头就想着这个,说道:「再等等看。」突然一支浩荡地队伍来到西门,队伍之中有一顶花轿,只见女儿国国王坐在上面,沙僧说道;「大师兄,我们是不是暴露了?」那国王下了轿,走到孙坤面前,居然是叫宫女给孙坤洗了脸。

  国王看着孙坤说道:「御弟哥哥说的果然不错,你也留下来当我的妃子吧。

  」

  八戒跑过来,说道:「既然国王大人连我师傅和大师兄都收了,干脆把我老猪也收了吧?」那国王却变了表情,小声说道:「八戒你总是这样留恋凡尘,让爲师我如何省心?」「师傅?」

  衆人诧异道。

  唐僧急忙说道:「小声点!在宫中这国王一直守着爲师,爲师实在找不到其他人下手。」孙坤无语道:「那也不用带这幺多人过来吧?要不师傅你就用这个身体一起去取经吧?」八戒兴奋地说道:「好啊,好啊,多个女人取经不会那幺无聊啊。」唐僧假装怒道:「你这泼猴,就喜欢让爲师难堪。」要说往常,唐僧这样也没什幺,可现在在国王的身体里,让人看见还以爲国王对三人撒娇呢。

  本楼字节数:41651

  总字节数:196358

  【未完待续】

  [ 此帖被二级流氓在2016-05-06 10:18重新编辑 ]

;
内容由本站整理《更多精彩》...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