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婷婷五月开心色婷在线

夫妻侦探社 第42节

“我……嗯……不是……姐姐……啊……你听我说……没有……啊……你……你停下……”

后一句却是对男生说的,她用肘部撑在床上,一手拿着电话,试图转身在制止男生的抽插,却被更有力的抽插冲倒在床上,她已经无法正常跟绮妮回话了,终于,她在这种暴风疾雨中崩溃了。

“唔……哇……”在快乐而压抑的闷哼中她哭了出来,“姐姐,呜呜……我被干了,被别的男人干了……都是他……他是个混蛋……啊……不要……啊……”

电话那边,绮妮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电话里忽然传出绮妮“啊!”的一声惊叫,然后传来“嘟嘟”的挂断音。

已再次被精虫冲昏了头脑的我哪管得了那麽多,将手机扔到一边,看过去。男生正兴奋的握着小曼的双臀冲插、撞击,每一次强有力的撞击都会让小曼丰腴的臀部泛起阵阵臀浪,好一番淫靡镜像。

刚刚还是清水流淌的两人结合如今已是一片浑浊,男生抽插的肉棒上满是乳白色的媚沫,而且随着他的每一次抽动,更多的白沫被带出来,甚至被撞击的四溅开来。

小曼的头埋在双臂里,手死死抓住床单,用力的扯起,似乎都要被她扯坏了。兴奋中,男生还由跪改蹲,双手扶着小曼的腰,以肉棒为支点,骑在了她的臀部,靠着自己身体重量下落的势头,一次又一次的撞击着。

这个姿势让我能够清晰无比的看清两人下体的结合部,小曼的阴唇已经兴奋的完全打开,里面的嫩肉贪吃的裹着男生硕大的香肠,吞进、吐出,此刻,小曼已被男生完全干软了,上肢无力的软软在床上,臀部却高高的翘起,以迎合男人的抽插,放荡的淫液在两人的结合部,不断被男人强有力的撞击挤出,滴到阴唇口,流到了下方稀疏的阴毛上,那麽淫荡的挂着。

我忍不住伸手过去,将手指覆盖在了小曼完全翻露在外的阴唇上,小曼一阵剧烈的颤抖,然后我开始摩擦,而且越来越快。

她显然受不了这种刺激了,大声的呻吟、浪叫着,下体不停的颤抖,终于在男生又一阵猛烈的撞击中,她“啊——!”的一声长长的尖叫,一股液体竟然从她下体猛烈的喷出——她在性交过程中潮吹了。

淫液溅的我一手,我只好起身去洗手间洗洗,回来时看见,两人已换了姿势,小曼坐在男生的身上,正忘我的跟男生亲吻着,两人的舌头缠绵的纠缠着,甚至在男生伸出后,她毫不迟疑的张嘴含住,亲吻中她的臀部一直没有停止主动的碾磨,她紧紧搂住男生,上身保持不动以方便跟男生狂乱的亲吻,下身则是一扭一磨的快速碾动,喉咙里发出嗯嗯的呻吟。

在她第一次主动的求欢下,男生也再次激动起来,双手在她胸前两团媚肉上来回的揉动,干到浓处,他还被小曼给推倒在床上,小曼媚笑着看着他,已完全放开了,因为我看见,她在凝视了男生一会儿后,下身媚肉依然含着男生的肉棒,双手握起自己的双乳,上身努力向前倾,男生会意的抬抬头,一张嘴将主动奉上的两粒醉人葡萄含在了嘴里。

“啊……”胸前的刺激让小曼高高抬起头,却更努力的将胸往前压:“老公……老公……啊……我快要死了……我要死了……”

她无法再压制自己,将乳头从男生嘴里拉出,快速直起了身体,双手扶住男生的胸,双腿蹲着臀部开始主动的抬起、放下,看见男生比我整整大一号的肉棒在她的臀间消失、出现、消失、出现,这个姿势太淫荡了,我的浴火被一股邪火烧的有些忘我。

我忍不住走了过去,近距离的观看着眼前这一幕,那根硕大修长的肉棒快速在小曼的双腿间抽出,消失,抽出,消失,在小曼的起伏,碾坐中,股股浊白的淫液被一次次挤压到男生肉棒的根部,形成一圈白沫包裹在男生的肉棒根部和阴囊上,再仔细看些,小曼那起伏的肥臀底部,也满是浊液,甚至因为运动的剧烈,溅起到了她的后门底部,因为兴奋,她的后庭宛若一朵会呼吸的小菊,仿佛微微张开了在呼吸,暗红的皱褶含苞待放。

我忍不住也上了床,来到两人一侧,双手捧住了她的头,狠狠而贪婪的稳住了她的唇。

我的加入打乱了两人的节奏,小曼无法再自如的起伏,只能上身用力的向后拱起,形成一个弓型,以迎合我的亲吻,下体依然缓慢的深入的蠕动,又迎合着身下男生的挺突。

感觉到她的按捺,我一边吻着她,一手伸到了她的后背,一路抚摸着向下,划过她圆润嫩白的丰臀,直到她臀瓣间,中指仿佛不经意的一点,指腹从她后庭上滑过,好滑,两人结合部流淌的淫液早已将这一片也润成了菏泽。

我贪婪的将她的柔舌吸进嘴里,手指再次试探着在她后门处划过,她的臀明显一阵刺激的颤抖,却并没有躲避,于是我在几次试探后,终于将中指停留在了她的肛门口,指尖轻轻在她门口揉动。

“嗯——!”她哼了一声,迎合我的亲吻明显主动了些,臀部也用力紧夹了几下,几乎把我的手指也夹进了她的臀瓣里,这让我有了种更大胆的也一直曾经想却不曾实现过的想法。在她的紧夹中,我顺着那片泥泞,将中指的指尖探入了她的肛门。

“啊,老公——!”小曼一声惊叫,“不要。”

“舒服吗?”我问。

“我不知道,怪怪的。”

她弱弱的回答换来的是我半根手指的深入,她竟然有了种更兴奋的表现。

此刻,我的中指几乎完全进入了小曼的后门,其余四根手指抵在两边臀瓣的嫩肉上,滑腻腻、湿漉漉的,她已经不敢乱动了,于是男生开始抽动,伴随着他的动作,我的手指也开始进出,很快我感觉到有股油包裹住我的手指。我有些忍不住了,粗鲁的将她一推,又将她推趴在了男生身上。

小曼疑惑的回头看我。

“别动。”我命令她,也是命令男生。我趴在她的臀上,双手掰开了她的臀瓣。

“啊!”小曼似乎知道我将要干什麽,有些惊慌的轻呼一声,想躲开,却被我死死掰住她的臀,因为我往两边的用力,她的菊门被打开,显出深处的小粉褶皱,就在下面不远处,一根巨大的肉棒还插在她的肉穴里。

“老公……不要……啊……”

她的声音被菊门一根舌头的挑弄打断。我用力掰开着她丰满的臀肉,以尽可能让她菊门显现出来,然后用舌尖在上面快速的舔弄、挑逗着,很快我就看见股股新的淫液在男生没有抽插的情况下从两人紧紧结合部流出,她又开始兴奋了。

“啊……不要那里……”

她难受的扭动着,呻吟着,不时回过头看我的动作,却是更兴奋了,因为在我的舌尖离开她的菊门时,她反而安静了下来,有些胆怯的回过头,看我站起了身,静静的翘起后臀,看我挺着坚挺的肉棒向她凑过来。

我的龟头触碰到了仍然插在小曼肉穴里的肉棒,是有意的,为了让粘液沾湿我的龟头,尽管其实我的龟头马眼早就淌出了水。

此刻,我的龟头已经触碰到了那暗红迷人的褶皱,曾经无数次在岛国动作片中看到的一幕激将真实的发生在我的面前,我有些激动的阴茎都有些跳动了,我看看小曼,她依然侧着头,却没有完全回过来看我,静静的等待着这一时刻,这让我坚定下决心,腰部微微一用力,龟头的前端被顶进些许,只不过感觉还是有些紧,我不敢太过激进,又收回点力道,伸出手在她跟男生下体结合部一捞,就是一手的湿滑,反手全抹在了那激将绽放的菊花上,我已等候不及还用手指来做前导了,再次挺起肉棒,对着她后续穴插去。

“嘶——好紧!”

我长吸了一口气,小曼后庭紧致的包裹让我龟头有些痛,我不敢全进去,只好又退出来一些,先让龟头在浅处轻轻捣弄,小曼紧闭双眼皱着眉头静静承受着后庭男人肉棒的侵入。

在来回几次的浅浅进出后,我发现她菊门一圈有淡淡的油脂被挤出,龟头能够明显感觉到里面顺畅了很多,于是我开始加大了力度,而男生在一直就那样插在小曼肉穴里不动很久后,也默契的开始上下抽动,前后挺的同时被进入,小曼很快就有些承受不住的低吟起来,她无力的趴在男生胸前,汗水浸湿了头发,两根硕大的肉棒在她下体交织,透过她前后庭那层薄薄的肉膜,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另一根火热的肉棒在蠕动,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让人有种罪恶的疯狂感。

我跟男生一前一后默契的在小曼的两个肉缝里蠕动,担心她无法承受,我们都没有快速的抽动,不过就是这样,也让我们兴奋不已,我的肉棒填在小曼的肛门里,紧致的不留一丝缝隙,而她的肉穴里,另一根更大、更硬、更热的肉棒则在淘宝一般,不断将她的淫液掏出,小曼低吟着、喉咙里发出沉闷的嘶吼,她的臀部开始主动的上下蠕动,暗示着我们她需要更猛烈的撞击,于是我跟男生开始加快了速度,加大了力度。

“呃……不行了……不行了……我要死了……老公……啊……我要被你们干死了……”

“爽不爽,嗯?”我蹲在她的臀部进攻着她的肛门。

“爽,好爽……我受不了……啊……”

小曼的全身已是一团团的紫红色,她太阳穴上青筋因为兴奋的充血显得异常突出,我们3人都是大汗淋淋,湿透了床单,尤其在我们3人下体的结合部,翻滚的淫液从那里源源不断的淌出,浸湿了男生的蛋蛋,一直流到床单上,这让我有些诧异,显然这不是一个女人第一次肛交所能表现出的疯狂,带着这种疑惑我深深的进出在她的肛门里。

这样异样的抽插没多久,我们3人都开始有些疯狂的兴奋了,我跟男生的抽插越来越快,也越来越用力,小曼头仰的高高的,双手撑在床上,狂乱的迎合着我们,满屋的春色,满床的摇曳,终于,我一阵疯狂的抽动,率先在小曼的肛门里射了……

几天后,绮妮回来了,面对她愤怒、质问的眼神,我跟小曼都有种做了贼想逃的感觉,两人低着头不敢说话。

“胆儿肥啊,越玩越离谱了!”

她翘着二郎腿坐在我俩的对面,双手抱胸,显得胸口异常伟岸,她的胸确实比小曼大了一号,虽然也刚刚荒唐过,可看见这样的绮妮,脑海中显现出那一晚的一幕,我竟又有些翘了。

“你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她恶狠狠的看着,却越让我有种想把她放倒在床上,狠狠鞭打的冲动。

“还有你。”她看向小曼,“他发神经,你也跟他一起疯?!”
夫妻侦探社 第43节

小曼像个受气媳妇似得,大气也不敢喘。

“老婆,别生气了,都是我不好。”

我涎着脸走过去,搂住她的肩膀讨好的。

“走开,脏死了。”她厌恶的躲开,“你就是一变态,整天脑子里就想着这些乌七八糟的。”

我还想再哄她,她却毫不买帐的一把推开我:“滚开!我要去洗澡。”

说完噔噔噔的上了楼。看样子火还没消。

“怎麽办?”我看向小曼。

“还不跟上去。”

两人上了楼,楼上浴室里已响起了流水声,我一推门,门锁着。

“谁?干嘛?”里面传来绮妮的声音。

“姐姐,是我。我的护手霜拉里面了。”门半开了一点,我赶紧挤了进去。

“你进来干嘛?!”

发现是我绮妮有些惊慌的双手护住胸,却忘了下面更重要的部位还露在外面。

“快出去!”

她试图将我推出去,却只换来嘤唔的一声……

男人征服女人的最好场所就是在床上,尤其是像绮妮这样旷了许久的少妇。

那一晚又是一夜的疯狂,尤其是当我将绮妮几乎折成了180度,蹲在床上用全身的重量带动着胯下那一点狠狠的撞击时,她已几乎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而后来,小曼更是加入了进来,用她灵巧的柔舌在我跟绮妮的结合部来回的打转,并用舌尖快速的在绮妮后庭跳舞时,她再也忍不住的狂泄了。

后来的某一天小曼偷偷告诉我,她跟绮妮讨论过他们的那次3人行,看得出她还是挺抗拒这个,不过到后来她还是含蓄的问了小曼的感觉。

绮妮的回归让我们的小日子似乎又恢复到了以往,我们不得不继续为了我们的未来打拼。

期间,男生又联系了我们几次,包括单独跟小曼联系了2次,不过因为工作的关系,加上绮妮也在,我们并没有再干别的坏事,倒是出来吃了几次饭,才知道了他的名字:邓艾。跟三国名将同名。也才知道了他的专业:电脑与信息技术,这让我们大吃一惊:这个看起来阳光无比,爱打篮球,浑身腱子肉的健壮小伙,怎麽也跟成天跟电脑打交道的宅男联系不到一起。

当时,我们也没往深里去想,毕竟一个看起来如此热爱运动的阳光小伙,估计对所学的专业也就是混一混而已,直到某一个时间段,他忽然像人间蒸发一样的消失了,不再有任何的联系,又过了一段时间,从网上连续报导的新闻里,我们再次看见了他的身影:他被抓了,原因是他竟然是一个网上极有名的骇客:黑蜘蛛,因为一次网路购物与卖家的意气之争,他攻陷了某个知名购物网站,被判1年6个月。

看到这则新闻时,我跟小曼面面相觑,竟然就这样从手上溜掉了一个宝。

“老公,有个大单!”

当我跟绮妮从外面回到家时,小曼兴奋的迎了上来。

“什麽大单?”

“起码200万。”

200万?这让我挺有兴奋,快速走到电脑前,查看了相关的资讯。确实是200万的委托价,而且竟然还只是起底价。

“您好。”特制的小房间里,我拨通了对方的网路视频电话。

“你好,黑暗行者。”(黑暗行者是小曼给我取得代号,按她的说法:典型的高大上)。

对方是一个70来岁的老人,满头的银发,看得出,年轻时也是个帅哥,“看到了我的委托吗?”

“是的。”我戴着面具,点点头,“按照惯例,我必须得首先了解这件单的细节。”

“应该的。”老人微笑着说:“我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我怀疑属下有人贪污。”

“这应该是警方的事。”我疑惑的。

“事情没有那麽简单。”老人无奈的摇摇头,“首先,我虽然是董事长,也是公司的创始人,但事实上,由于身体原因,我已经被架空了。其次,我只有一个独子,现在只15岁。第三,架空的人其实就是我现在的绮妮和他的情夫。”

“等等!”我打断了他的话,“我有些乱。您的意思是说身为公司的创始人,现如今被您15岁儿子的母亲跟情夫给架空了,同时,您又怀疑公司有人贪污,这是一个案子吗?”

“我怀疑贪污的人就是我夫人的情夫。”

“也就是说,您夫人有情夫这件事您是清楚的。”

老人没有说话,而是发过来一张照片,这是一个30多岁的美艳少妇,微笑间嘴角含媚,有股天生的媚态。

“这就是我夫人。”

我了解的点点头。

“我老了,其他什麽都是浮云,唯一还牵挂的就是这个不懂事的儿子。”老人有些沉重的说道,“她可以跟别人胡来,但前提是,绝不能动我儿子未来的根基!”

“那您的意思……”

“不光是要查,而且要一劳永逸的查!”老人斩钉截铁的,“我要留一个乾乾净净的公司给我的儿子!”

“冒昧的问一句。”我思索了很久,终于还是决定问这个问题:“您能确定这孩子是您亲生的吗?”

老人恼怒的瞪向我,有些发火的迹象,好一会儿,他长吸了一口气,点点头:“这孩子可以确认是我的亲骨肉。”

“明白了。”我点点头:“如果要查的话,我的人必须要能够打入公司,否则无从查起。”

“这个没有问题。这点人事权我还是有的,不过不能通过正常的招考。”

“这个我不会过问,我只需要人能够进去。”我想了想,“您知道,这个调查可能时间持续会比较长,而且存在一定的危险性……”

“如果能够达到我的要求,我会一次性支付500万!”老人打断了我的话。

“您指的乾乾净净?”

“没错!”

“成交!”我按捺住心中的狂喜,“但是我们只负责收集证据,不负责执法,那是警方的事。”

“没问题,只要证据确凿,剩下的是我的事。”

这笔大买卖足够我们花费全部的精力了。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我们开始根据老人发送的资料,反复分析重点调查物件,最终决定3个人全部打入公司,我进技术部,小曼进外联部,绮妮因为英语专长进项目部。

我进技术部是为了更好的实施全域的监控;小曼进外联部则是因为这是我们重点调查的对象:公司副总裁龙向辉分管的部门;项目部则是公司资金进出最大,也最可能存在贪污漏洞的部门。

为了身份的隐秘,我们3人还得装作互不认识。为了安全,我偷偷换下了绮妮和小曼的耳环,只不过这种特制耳环的距离有限,出了公司,也就接听不到了,我没有告诉她们俩,免得她们感觉到被监听不自在。

我们进入公司分别是三个时间、三条线,对于这种人才流动很快的公司而言,并不起眼,所以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唯一没想到的就是绮妮跟小曼的加入对公司的轰动,几乎在第二天,全公司上下都知道了公司新来了两个女神。

尤其是绮妮,瞬间被各色男士给殷勤的包围,上班三天几乎就没能好好的工作,更不用说调查了,直到专案部的老大出来一阵呵斥,才还了办公室勉强的一个清净。

(二十四)

按照我们最初的设想,这应该是个天上掉馅饼的case:绮妮跟小曼利用职务的方便偷入各自主管的办公室,安置窃听器和间谍摄像头,然后我坐在技术部稳稳当当的收集资料,最多一个月也就ok了。但结果大大出乎我们的预料,半个月过去了,我们竟然一无所获。

10月25号,我们3人秘密汇合的日子,摆在我们桌上的资料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没有任何价值。我头痛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绮妮跟小曼无奈的坐在一边。

“老公,怎麽办?”绮妮问。

“退单吧,这一单我们做不了。”我下定决心,“就当这半个月没单子接。”“也只有这样了。”小曼无可奈何的,“真可惜。”我拨通了委托人的网络电话。

“你好,李先生,我喜欢收到的是令人振奋的好消息。”电话那头传来老人愉悦的声音。

“恰恰相反,老先生。”我斟酌着自己的措辞:“要让您失望了,目前而言我们还没有任何进展,而且基于我们掌握的情况,我不得不出于职业操守告知您,我们准备做退单处理,先期收到您100万的预付款将在明天打回您账户。”“怎麽会这样?你们进展慢一点不要紧,爲什麽要退单呢?”“进展慢倒是其次,这麽跟您说吧,我们怀疑您旗下公司不仅仅是少数人贪污和您所说的那一类情况。”“什麽意思?难道还会有别的?”“目前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公司里至少是有一批人在有组织的贪污,或者说在腐蚀整个公司。”我的话让老人长久的没有回答,足足安静了几分锺后,老人艰难的问到:“你能再说具体些吗?”我想了想:“综合目前收集的资料,至少有6个部门可能参与其中,采取的手段大致有提高原材料采购价格、部门协同贪污回扣款,以及贪污项目款。但是,我说的只是可能,因爲没有证据。”“收集证据不是你们的强项吗?”“这正是我们准备做退单处理的原因,第一,我们没有机会进入贵公司的核心圈,甚至没有机会单独进入各主管的办公室安装相关设备;第二,我们没有这麽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一个单子上,您知道,过来我们一个单最长办理时间只是三个月,毕竟我们不能靠一个单吃饭;第三,我发现您的公司部分员工有黑社会背景。您知道,这是我们这一行的大忌……”“700万!”老人忽然打断了我的话:“半年!扣除预付款和期间发生的一切费用,包括需要新采购的设备,一旦结单,我再付700万!”也就是说只要完成这个单,我将至少收入800万现金,还不包括采购的费用和其他费用,这让我有些心动,我一转头,貌似绮妮跟小曼也有些心动了,毕竟就算不接这个单,正常的半年我们也很难做到800万。

小曼对我点点头。

“成交!”我咬咬牙同意。

“那现在李先生可以更详细的告知我您目前掌握的讯息了吗?”“可以。”我自动忽略了老先生话语中带着的讥讽味道:“从目前掌握的讯息看,贵公司内部有组织贪腐最核心的人物不是您夫人的情夫龙向辉,而是项目部总监王弼成。”“是他?怎麽可能?”老先生显然有些意外。

;
内容由本站整理《更多精彩》...

友情链接